2016-8-16

在 Vroomist 中搭建难以想像的汽车并让它彻底毁坏

作者 Jeremy Peel

卡车随心所欲地行驶在城市街道上,攀上障碍,并穿过成堆的脚手架。随着道路消失,不平坦的路面使汽车剧烈颠簸,但司机绝不减速。相反,他们径直爬上陡坡并起飞,越过让报纸消失于无形的深坑,然后在另一侧安全着陆。

这真是不计后果的欢乐场景,令人回忆起最早期物理游戏中自由自在的乐趣。显而易见,在摇摆不定的驾驶模拟器上工作可以给人的身心创造奇迹。

对于 Evan Seaward 来说,Vroomist 是逃离令他觉得身心疲惫的无尽朝九晚五 Web 开发者职业生涯的方式。

他回忆说,“在我职业生涯的早年,我是公司里受人指挥的开发者,而那还不是最好的公司。“我渴望掌控全局。认识到这一点后,我离开了那家公司,华丽转身。我喜欢做自己的老板 。”

凭借对童年时期最初令他迈入开发领域的“半条命”(Half-Life) MOD 的回忆,Seaward 构思了一个在一定程度上是物理益智游戏的驾驶游戏 - 在虚幻引擎 4 中工作以利用其开放式源代码功能(“我对未来作了展望;如果遇到大麻烦,我可以围绕它编写代码”)。

作为玩家的工具,Vroomist 不仅仅可以建造汽车,还可以建造具有旋转炮塔的行进机械和坦克 - 玩家所关注的任何依稀具有车辆形态的物体。

Seaward 说,“在动手之前,我玩了很久 Space Engineers,我喜欢能够建立自己的物体。我还喜欢几款其他游戏,比如 World of Goo、Besiege 和 Robocraft。我喜欢在失败时从头再来。失败是最有趣的部分。”

在单玩家 Vroomist 中,可能会要求您绕过道路上的深坑,从 A 行进到 B。不可避免地,您的临时车辆最终会驶入坑中 - 然后,您可回到绘图板并重新设计适合目的的车辆。

Seaward 笑着说,“我最终建造了一辆塔式汽车,觉得它可行,但它却直接翻车并炸掉了。现在我对花费两个小时建造自己的物体感到有点厌烦。”

玩家为他们的汽车挑选核心结构,然后在“系统”中进行涂抹 - 铰链、发动机、类似于“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 的道钉和叶片,然后将结果放入游戏,让牛顿物理学将其毁坏。

在多玩家模式下,Seaward 要规划比赛、旗帜的夺取以及与美国电视系列剧“机器人大战”(或者英国的“机器人大擂台”(Robot Wars))相似的死亡竞赛模式。在后一种模式下,赛手将他们的车辆聚到一起(可能用秒表记时),然后在一个散布有陷阱的舞台上相互比试。时间用尽时,他们最终驾驶的可能是轮胎残缺不全的车辆。狂热的欢闹就是我们的目标。

除了使一切运行起来以外,其中一个最大的开发障碍是知道如何限制奇思怪想。

Seaward 解释道,“您想让玩家自由地建造他们想要的物体,但如果太过自由,他们就可以建造出坚不可摧的死亡立方体,或者故意爆炸并使碎片在地图上四处乱飞的物体。”

不过,引擎的现实限制会处理马力过大的车辆。

Seaward 说,“我发现物理引擎本身会平衡输出,他们可能会认为可以建造出坚不可摧的庞大机器,但轮子可能会在游戏开始时立即垮掉。”

当 Vroomist 首次在 Steam Greenlight 上亮相时,Seaward 焦虑不安地在电脑前守候了两天半 - 但首批玩家给出了极好的赞誉。为何如此?这可能是因为,就像最近几年许多大获成功的建筑游戏(Space Engineers、Besiege、Kerbal Space Program)一样,Vroomist 使玩家饱受挫折并了解到道路艰辛。

如果他们与这种想法作斗争,还有另一种方法:Steam 的“工作室”和“指南”部分。

Seaward 指出,“在某些游戏中,获得好成绩的唯一方法是更快地对朝您射击的对手作出反应。在本游戏中,如果您确实愿意,可以阅读玩家指南,以了解如何设计出最好的汽车,或者看看别人的创意并进行仿制。”

Seaward 的计划是依靠社群来开展工作并相互协作。这些都没有保证,但他已着手推进。

他说,“有一天,我醒来发现有个人的 Twitter 帐户跟我的很像,但名为 Vroomist Community。后来证实,这是一个俄国人正在帮我翻译所有内容。他甚至建立了 VK(俄文 Facebook)帐户。由于语言障碍,与他沟通有点困难,但他做这个事情充满激情。”

您可在 Steam Greenlight 上找到 Vroomist

编者按:PCGamesN 选择了几款迷人的虚幻引擎游戏,采访了其开发者,从而制作出长篇连载的“在虚幻引擎中制作游戏”系列。Epic 对编写过程没有施加影响。

 

最近文章

英伟达、英特尔赞助2018年虚幻E3大奖

虚幻引擎、英伟达和英特尔将在2018年的E3大展上共同表彰虚幻引擎开发者并为他们颁奖。

Vertical Robot的《红色物质(Red Matter)》以虚拟现实的方式展现科幻冷战故事

冷战对某些人来说可能只是遥远的回忆,但Vertical Robot在反乌托邦式的科幻VR作品《红色物质》中再现了这个曾经的热门话题。

VR中的实时协作为设计领域带来颠覆性变革

身处多地的设计师们不可能总是齐聚一堂进行协作,但现在这种情况发生了改变。了解两家公司如何利用虚幻引擎实现比现场协作效果更佳的远程协作设计体验。